密集早期行為干預: 一封支持信
Home » 密集早期行為干預: 一封支持信 facebook

 
自閉症研究國際評論, 1994年, 第8卷, 第3號, 第3頁
密集早期行為干預: 一封支持信

"我們是一個3歲的自閉症兒童的家長. 在閱讀過「讓我聽到你的聲音」和跟其他曾試圖過早期行為干預的父母談話後,我們深有興趣為我們的孩子報名參加密集早期干預行為的課程. 但校方對我們的決定並不熱心,亦不合作. 你是否願意為我們寫一封支持信,讓我們的孩子能夠獲得這種治療?”

在逐一回覆過頭十幾個類似的要求後,我寫了一封"致有關人士"的通用支持信,寄給住在美國﹑加拿大﹑最近甚至澳洲,曾經通過電話﹑傳真﹑或書面來求救的家屬. 因為有可能很多其他家屬均可受益,所以我在這裡把支持信印了出來:

致有關人士:

作為一個有三十多年經驗研究自閉症的心理學家,以及是自閉症研究國際評論的編輯,我要嚴肅的,正式的表示我支持密集早期行為干預的價值. 因為它是一種可改善大多數自閉症兒童的模式 ── 實際上是最重要的可做得到的模式. 我支持密集早期行為干預,是基於兩方面的證據:

研究: 毫無疑問,所有研究結果,均顯示並證實自閉症的密集早期行為干預的價值. 第一項由普林斯頓大學兒童發展研究所 (Princeton Child Development Institute, PCDI) 的分斯克(Fenske)等在1985年出版的發育殘障干預年刊(第5卷, 849-56頁 )研究發表報告,在5歲前參與該計劃的自閉症兒童,有60%有改善並成功地回入主流 (不只是"列入").

PCDI 的研究沒有受太大重視. 當前對自閉症密集早期行為干預有高度興趣的主要動力,是來自一個比較報告的出版. 該報告比較19名參與了密集干預計畫的自閉兒童,和40名參加少密集計畫的對照組的兒童,在數項表現內對照試驗. 九個"密集組"的兒童可以回入主流,而對照組的只有一個. 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 (UCLA)舉行,由羅法斯Ivar Lovaas 和他的同事做的這項研究. 因為它強而有力的正面結果太過出人意料,諮詢和臨床心理學學刊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的編輯,要求在報告(1987年, 第65卷, 第1期, 第3-9頁) 出版前,由三位有名望的副編輯來一個特別審查. 隨後,一篇後續論文在1993年第四卷的美國智障學刊(American Journal of Mental Retardation, Vol.4, 1993)上發表, 在該文內麥爾欽(McEachin)﹑史密斯(Smith) ﹑和羅法斯(Lovaas)報道說,"密集組"一直在他們進入十幾歲的發育年代,繼續保持優秀的教育進度和正常的社會適應能力.

一些德高望重的專業人士應邀評論這個最新報告. 他們的意見,幾乎一致好評,亦刊登在同一期裡.

基於早期密集干預計畫的類似的十分正面的成果,由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 的哈里斯(Harris)等,發表於自閉症和發育殘障學刊(Journal of Autism and Developmental Disabilities)第21卷, 第3期, 1991年, 261-290頁. PCDI和UCLA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研究集中在低功能自閉症兒童,而羅格斯 Rutgers 研究的兒童則是輕度至中度的自閉.

臨床證據: 自從羅法斯(Lovaas)的研究出版後,全美國無數的家長跟我聯絡. 他們的孩子都接受過早期強化行為干預,有的是在家裡,有的通過他們的學校. 這些家庭都一致對早期干預計畫表示支持. 一位母親最近打電話給我,報告說她的兒子在接受高度密集的羅法斯(Lovaas)計畫的三個星期內所表現的改善,勝於他在過去三年裡專為幫助自閉症兒童而設的正規學校的計畫的進度. 這種熱烈支持是很普遍的.

誤解: 當我在1965年開始寫作和演講有關行為矯正時,有兩個很普遍的錯誤的看法. 不幸的是,同樣兩個誤解,當今仍普遍地存在著.

一些行為干預的批評家聲稱干預會產生僵硬的﹑機械式行為的兒童,就像受過訓練的海豹. 這絕對是無稽之談. 在她的力作「讓我聽到你的聲音」,作家凱瑟琳·莫里斯 Catherine Maurice講及她的兩個患有嚴重自閉症的孩子如何恢復到跟其他人一樣正常. 兩人本來都被幾個在紐約市的有名望的神經和精神病醫生診斷為有自閉症的. 這個成果主要歸功於密集居家早期干預行為計畫. 最近我曾跟艾拉·科恩 Ira Cohen博士和理查德·佩里 Richard Perry 醫學博士談過. 他們都熟悉在凱瑟琳·莫里斯的書中描述的兩個孩子. 他們報告說,這些小孩身上沒有看到有任何自閉症跡象. 他們對此已經寫了一篇在不久的將來預定在美國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科學院學報 (<1>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Child and Adolescent Psychiatry) 出版的文章.

第二個誤解是,行為干預通常需要使用惡性刺激. 並非如此! 行為干預採用大量的正面支援,而輕度惡性刺激,例如一記響亮的"不",就算有必要時,亦絕無僅有. (惡性法在早期較普遍.)

從自閉症復原: 為什麼對早期行為干預的影響有這種疑慮呢? 毫無疑問,有些人持懷疑態度,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自閉症被認為是一種生理紊亂,所以行為療法可以這麼有效是似乎不大可能. 不要低估了人體的能力 ── 在高度集中﹑密集﹑長期培訓下 ── 可以完成難以置信的壯舉. 看看技能出色的奧林匹克體操運動員 ── 和他們所需的強度的訓練. 只有通過密集訓練,體操運動員的驚人壯舉才變為可能. 證據表明,如果某些自閉症兒童,從小開始,非常密集地,和一對一﹑每週30+小時地,學習如何克服自己的殘疾,這是可能的.

但是他們到底必須做什麼,才能克服自閉症呢? 我在1965年的論文 "操作調節: 治療精神病兒童的突破" 已談論過這個問題.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操作調節 [現在稱之為行為矯正] 能生效,也不知道為什麼行為的改變能推廣至及應用於許多新的行為. 我自己的理論是,除了教導具體行為外,加上操作訓練,可教導孩子如何支配和集中他的注意力. 接收訊息 ── 學習如何集中注意力,並決定對甚麼事物留意 ── 對我們來說,來得太自然,所以我們視之為理所當然. 但是,除非你能留意或注意事物,你就不能學習. (自閉)孩子,我建議,要懂得如何專心﹑集中和支配他們的注意力. 無具體的此刻動機 ── 不是遠程的動機,如大學學位 ── 沒有一個讓他們可以一小步一小步地進行的專門設計的程序,很多就永遠不能學習. 操作訓練,不單只讓自閉症兒學習,他亦學會如何去學習.

三十多年前當我寫下這些話時,我不知道如果環境 ── 密集行為修改 ── 需要他們學習如何留意時,甚至嚴重受損的自閉症兒童亦能夠有效地學會運用他們的注意力. 在同一份論文中(這是基於我在1965年創立自閉症協會時談及的), 我也說了,"把孩子與其他孩子(跟他們相似的﹑智障的或是正常的)一起放置在這樣一個堅定的﹑ 有結構的課堂的環境裡,是非常的重要. 一旦孩子的行為和注意力都能受到控制,家庭和教師就可以接著進行他下一步的培訓和適應社會..... 如果孩子的老師和他的家人都堅持要孩子符合適應和改進,而他們又採用上述原則,他的改進,."